上海这些方寸之地不仅美丽,还有改变生活的力量

上海这些方寸之地不仅美丽,还有改变生活的力量

摘要:“美丽阳台”长什么样?获奖居民分享了他们的“阳台经”。

方寸之地的窗台阳台,却有着改变陋习、点亮生活的力量。

12月1日,第六届上海市民绿化节闭幕式上,2020“美丽阳台”设计布置大赛结果揭晓,10户居民的阳台荣获“美丽阳台”称号。

“美丽阳台”长什么样?获奖居民分享了他们的“阳台经”。

让生活更美好

“我的园艺启蒙是从一棵番茄苗开始的。”家住青浦的大卷告诉记者,本来只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种种看,没想到却因为番茄“倔强”的生命力而心生触动,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钻进了奇妙的园艺世界。

打开手机里塞得满满的花草照片,大卷幸福地表示,从开春到仲夏,自家阳台可谓月月有看点、月月不重样。2月和3月是郁金香、洋水仙等球根植物,4月换月季花上场,5月有百合“接棒”,6月绣球开得那叫一个烂漫。为弥补秋季的“断档”,大卷还研究起了草花,夏天将草籽撒入花盆,将近两个月后,收获满满一片秋色。

今年的疫情让出远门变得艰难了些,好在有花花草草相伴,大卷一家过得很充实。到了休息日,一家老小睁开眼就想往阳台上跑,吃罢早饭,就开始伺候花草,换盆、松土、浇水、施肥,忙得不亦乐乎。

“精明”的小动物也被花草吸引而来,成了孩子接触了解大自然的良师益友。

“我常常陪孩子观察蜂蜜如何采蜜,下雨天就一起翻叶子、翻土找蜗牛和鼻涕虫。”大卷说,“美丽阳台”的美丽之处,不仅仅是美丽的外表,更在于点亮生活的能力,园艺真的能让生活更美好。

让邻里更团结

沪太路上的龙潭小区,一处顶楼的露天公共阳台这次也被评为“美丽阳台”。

居委会工作人员朱长中表示,如果把时间回拨到两年前,很难想象如今这片绿意盎然的阳台范例竟是一个没人愿搭理的杂物堆场,夏天蚊蝇滋生,屡遭投诉。

改变从一盆花开始。楼里的几位花友看不过去,陆续把家里养了很久的“得意之作”放到公共阳台展示,时间一长,发现浇水施肥周转不开,便着手清理阳台上的杂物。一些“物主”听说后,觉得麻烦别人不好意思,很快主动上阳台清理,30平方米的空间终于腾了出来。

颇有园艺经验的居民俞汉伟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园长”,打造楼顶花园的重任交给了他。老俞和几个老伙计“熬”了好几天,几易其稿,交出了一张手绘的设计图,花架、花箱、花池这种高低错落、充满层次感的设计让大家眼前一亮。

更巧妙的是,这座楼顶花园处处充满着“众筹”的理念。紫藤廊架下的桌椅是小区居民捐的,香草园里的植物名牌是楼里居民用筷子和彩色卡纸自制的,还有用来浇花的肥料,是两户居民家里的湿垃圾变的……。

如今,“美丽阳台”成了小区最火爆的公共空间,居民们喝着自己种植的薄荷、百里香、罗勒、迷迭香等泡的热茶,满眼绿意,嗅着芬芳,聊着家常,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让城市更卓越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越来越多人开始追求精神享受,愿意在园艺上投入更多时间和物质成本。

在一些发达国家或地区,当地家庭园艺投入的多少,已经成为一种衡量生活水平的重要参照。据调查,荷兰当地家庭每年用于园艺等方面的支出,已占到其家庭年收入的10%到15%。在美国,约8500万户家庭每年要花费400亿美元用于私家庭院维护和购买园艺产品。英国人一生花费的园艺产品价值3万英镑,折合人民币30多万元。

“可以明显感到,园艺消费与城市经济发展、人均可支配收入提高是挂钩的。”上海市绿化委员会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上海正以窗台阳台彩化为抓手,进一步激活花文化的基层治理功能。

目前,一批街道和社区已率先开展“小而美”的窗台阳台彩化试点,以窗台阳台的局部细节,缔造城市的整体卓越。此次“美丽阳台”评选,也是希望晒出居民代表的心血之作,以花为媒,促进全社会赏花爱花的热情,促进社区和谐共治,让城市绿化更加丰富多彩,让广大市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

今年,上海市绿化市容局还发布了《窗阳台绿化推荐植物名录》,向市民推荐包括一年生和多年生草本花卉、球根宿根花卉、藤本花卉、灌木花卉、多肉植物以及观赏蔬菜等66种观赏植物,基本涵盖了市民窗阳台绿化中喜闻乐见的植物品种。

在名录中,每种观赏性植物都注明了其所属类型、可观赏部位和观赏期,还用标识提醒市民如何养护该种植物,包括所需光照、浇水的强度,以及如何越冬。

【美丽阳台】

岁末,沪上花市新动向:蝴蝶兰推“亲民款”,杀菌类绿植热销,野生“金豆”卖高价……

岁末,沪上花市新动向:蝴蝶兰推“亲民款”,杀菌类绿植热销,野生“金豆”卖高价……

摘要:为了满足消费者多层次的需求,绿亮花卉市场一改以往“大盆”、“高端”的销售模式,而推出了中盆、小盆的蝴蝶兰,不仅在价格上占尽优势,还以小巧雅致的别样美,受到了市民消费者的欢迎。

最近,随着气温逐渐走低,为迎接圣诞、元旦的到来,申城花卉市场悄然“热”了起来。记者从虹梅南路上的绿亮花卉市场了解到,今年花市出现了不少新动向,“花中皇后”蝴蝶兰不仅提前两个月上市,还推出了“小家碧玉”款的品种和盆栽;一些可以杀菌灭毒、净化空气的花卉苗木品种受到了市民追捧;一种名叫“金豆”的花卉苗木新品,因为吉祥讨口彩行情越来越好……总体来看,受疫情影响,申城花市更具“亲民”特点,品种和价格越来越“接地气”了。

记者注意到,与往年一样,“四大花旦”(蝴蝶兰、大花蕙兰、君子兰、观赏凤梨)秋冬季节在绿亮花卉市场依旧唱着主角,被各经销商放在最显耀位置。具有“花中皇后”之美誉的蝴蝶兰最为抢眼,黄的明亮,白的纯粹,紫的高雅,色彩缤纷,神态各异,传递出不一样的高雅祥和。市场负责人叶文权介绍说,得益于不断提升的种植技术,今年蝴蝶兰的花期比往年同期提前2个月上市,“中秋国庆双节期间,我们的蝴蝶兰就开始卖得特别红火了”。

据了解,为了满足消费者多层次的需求,绿亮花卉市场一改以往“大盆”、“高端”的销售模式,而推出了中盆、小盆的蝴蝶兰,不仅在价格上占尽优势,还以小巧雅致的别样美,受到了市民消费者的欢迎。一位花商介绍说,今年,蝴蝶兰的品种也翻新增加了不少,比如在5号展厅展销出的日本小朵蝴蝶兰,一改大多数蝴蝶兰娇艳张扬的风格,呈现出一种“小家碧玉、玲珑别致”的别样美,花期时间也更长,吸引了许多爱好者的目光。

“花卉苗木不同于粮油盐醋,不是生活必需品,它的市场走势往往与经济大环境紧密相关。今年受疫情影响,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极大地限制了企业与个人消费者的购买能力与欲望,因此,我们必须积极转变思路,走平价路线,让大家都能买得起各类品种的花卉苗木。”一位花商如是说。

叶文权还透露,受疫情影响,如今越来越多的市民在室内种植物,并不单纯是为了观赏,也不仅仅是为了环境布置,而且是为了改善空气质量和身体健康,因此,绿亮花卉市场今年大力引入了石竹花、柠檬、佛手、茉莉花、文竹等具有杀菌灭毒功效的花卉苗木品种,一方面可以给室内带来天然植物香气,另一方面也可以在秋冬际帮助抑制呼吸道感染细菌病毒的滋生与传播。

最近,随着气温下降,部分有助于净化室内空气的品种已呈热销趋势。比如,有“绿色净化器”之称的吊兰,有“绿色吸尘器”之称的君子兰,以及有“净化空气高手”之称的芦荟、有“夜间氧吧”之称的各类仙人掌品种等,销售量都有了明显攀升。

今冬年宵花市的另一亮点,则是“金豆”盆栽的走俏。在绿亮花卉市场5号棚,摆放了大大小小的金豆盆栽,只见一粒粒或淡黄或偏红的“金豆”点缀在绿色枝叶间,看起来煞是喜人。叶文权告诉记者,这些“金豆”都是野生的,是他们特地从浙江山区寻觅并培育出来的。此前,由于自然界原始的金豆被过度采掘,加上原始金豆的植株材料日益匮乏,金豆盆景已在上海花卉市场难觅踪影,属于稀缺品种。作为市民新春佳节送礼的首选,这个寓意“财源广进”的盆景价格也不便宜,从中型盆到大型盆,价格在2000元至10000元之间,个别造型别致、金豆长得密的大盆,售价甚至在万元以上。

正是看中了这个产品的市场前景,绿亮花卉市场今年加大科技手段投入,综合运用植物学和美学知识,开发和打造出更多形态不一、且能够开更多花、结更多果实的“金豆”盆景,满足上海市场的观赏与购买需求。

终于放晴的上海,空气里有手风琴的声音

终于放晴的上海,空气里有手风琴的声音

摘要:充分发挥文旅融合优势,彰显海派文化独特底蕴。

11月29日下午,第二届国际手风琴艺术节在长宁区落下帷幕。本届艺术节分为武夷路、上生·新所和黄金城道三大专场,结合历史文化风貌街区和国际社区特色以及梧桐、香樟、银杏等三种上海常见的城市植被,举办不同主题的手风琴表演活动。

在武夷路沿线首先举办的是以“漫步长宁·城市新声”为主题的2020秋叶飞扬生活节暨第二届国际手风琴艺术节。长宁区在历经城市更新的武夷路上设置了一片“梧桐舞台”,来自上海师范大学手风琴乐团的演奏者们演绎经典旋律。现场不少过路市民循声而来,参与这场百年武夷路上难得的跨界生活美学体验。

全长1775米的武夷路是上海64条“永不拓宽马路”之一。在这条有着百年历史的马路上,新式里弄、花园洋房、现代建筑交织错落,为街区积淀了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但不少建筑也因岁月磨砺而略显沧桑。

近三年来,长宁区有序推进武夷路城市更新,积极开展沿街业态调整、公共空间再塑、架空线入地和合杆整治等系统性工程,武夷路再次恢复了兼具历史情怀、优雅环境、艺术气息的友好社区。沿街特色小店、轻餐饮、文化休闲、健身、创意产业园等载体日渐丰富,武夷路的业态得到整体提升,也使周边居民和来往此地的市民游客对街区品质有了更高追求。

为此,长宁区自去年起在深秋时节将手风琴艺术节相关主题活动引入武夷路街区。而今,道路两旁梧桐树下落英缤纷,手风琴时而悠扬时而明快的旋律成为秋日武夷路的一项“保留节目”。

今年的“秋叶飞扬生活节”以落叶为载体,集演出活动、跨界讲坛、主题沙龙、文创集市等人文活动为一体,在武夷路305号“梧桐展厅”专门开设手风琴儿童画和故事手风琴展览,并举办主题为“上海手风琴的那些事儿”的秋叶艺术论坛。在武夷路295号“295新海艺廊”,则有为普通市民了解手风琴艺术举办的叶雕体验、手摇风琴课以及在手风琴音乐氛围中举办的瑜伽沙龙。

长宁区文化和旅游局党组书记朱剑伟表示,只有充分发挥文旅融合优势,不断探索文旅结合新模式,才能真正挖掘出国际化历史文化街区的源源不断的潜力和魅力,彰显上海海派文化的独特底蕴。为此,今年长宁区“秋叶飞扬生活节”精选了辖区内三大“网红地标”,除武夷路之外,在上生·新所、古北国际社区的黄金城道也均设有会场。

于2018年开放的上生·新所,是近年来上海历史建筑“焕新”的代表性案例。从上世纪20年代起陆续建成的哥伦比亚乡村俱乐部、孙科别墅、海军俱乐部,到新中国成立后在此办公、进行科研工作的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不同历史时期的建筑空间经过精心的规划和改造,变身为今日的集历史、潮流、艺术等功能于一体的开放式城市空间。

位于虹桥街道荣华居民区的黄金城道,每到秋日就被大片金黄的银杏叶所覆盖。在这片国际社区居民宜居宜游的公共空间举办手风琴表演,“小居民”们沉醉在手风琴音乐中玩耍嬉戏,也有家长陪伴孩子一同静静赏析,构成了秋日上海一处和谐生动的街区景观。

继亚洲最大数字雕塑后,“光影上海”再临五角场,这次带来了三只“动物”?

继亚洲最大数字雕塑后,“光影上海”再临五角场,这次带来了三只“动物”?

摘要:“来了来了”,到底什么来了?

近日,上海创智天地下沉广场出现了一座由三只动物组成的巨型灯光艺术装置。一只羊、一只青蛙和一只鸭,呆萌的卡通形象为高冷的创业园区增添了几分暖色,不少市民停驻拍照的同时也纷纷表示好奇:“三只动物代表什么呢?”

11月,第六届「光影上海」2020灯光艺术节如约而至。经历了疫情寒冬,光影节以“希望(hope)”为主题向全球公开征集,收获来自15个国家和地区超过110件作品。11月27日,光影节在杨浦区创智天地等地区展出了来自多个国家及地区的20余件光影艺术作品,大学路街区、创智天地下沉广场在夜色中化身为光影交织的艺术秀场。

坐落于江湾体育场正门的《LAILELAILE》(“来了来了”),出自新锐艺术家朱金乐之手。作品延续了他天马行空、风格多样,色彩鲜明的创作风格。

“来了来了”,到底什么来了?三只可爱的动物——羊、青蛙、鸭子,每个动物代表一句对话。“来了咩?”“来了哇?”“来了呀!”

朱金乐说,创作灵感来自于他的家乡话,而他想借此与大众分享一种积极主动、乐观豁达的生活态度:“不论外界是怎么的状况、不论我们从事什么工作、研究什么领域、面对怎么的人生际遇,至少在那个说‘来了’的瞬间,是充满快乐与积极主动的。”

以创智天地缤纷广场为源头,覆盖整个大学路的大型光影装置《鱼励》,则更像是一首送给创新创业者的励志小诗。

创作方——三郎设计研究室(Saburo Design Lab)由一群富有理想的青年艺术家组成。设计师介绍:“鱼群象征着生命、吉祥与团结。在2020这个特殊的年份里,我们正如鱼群般彼此协力,乘风破浪,跨过难关。”

每年,“光影上海”都会带来与真实世界互动、与大众情感联结的公共艺术作品,成为城市的独特风景线。在创智天地,就有两件永久艺术品被保留下来。

坐落于大学路·下壹站8号口的《OBJECT》是亚洲目前最大的互动数字雕塑作品,借助最先进的计算机编程,这座由12480个三角面组成的莫比乌斯曲面体雕塑,能够通过灯光变化与周围环境产生即时互动。

而位于创智天地广场区域的光影作品《蝴蝶Papillon》,则以艺术结合科技的手段唤起人们保护生物多样性的意识。

「光影上海」作为国内知名的公共艺术IP,自2015年起共展出近百件艺术作品,每年吸引超过1000万人前来参观,成为每至岁末、万众期待的光影艺术盛宴。

上海市中心新商圈崛起,每50米一家咖啡馆,老洋房月月有新流量

上海市中心新商圈崛起,每50米一家咖啡馆,老洋房月月有新流量

摘要:“老地方”的年轻态。

从淮海路起步,逛一番百联TX淮海里五光十色的潮牌店,沿思南路往南,沿途经过南昌路上的中国共产党发起组成立地(《新青年》编辑部)旧址、香山路上的孙中山故居纪念馆、复兴中路上的米丘林公寓,最后来到老洋房环绕的思南公馆,上海深厚的历史人文积淀与最精致时尚的业态,都在其中有迹可循。

这片区域中,还孕育着一片巨大的城市天然氧吧——交织着几代上海人记忆的复兴公园。围绕复兴公园及其周边的衡山路-复兴路历史文化风貌区(简称“环衡复”),一批保留了最地道“上海腔调”的文化地标、人文街区,正释放着前所未有的聚合效应。

今年国庆期间,来到思南公馆的游客中又多了一群人:漫画人物“丁丁”的粉丝。9月18日-10月18日期间,累计有1.8万位“丁迷”带着相隔半个多世纪的青春情怀,纷纷来思南找回了儿时旧梦。

今年是思南公馆正式对外开放的第十年,“丁丁历险记”快闪店的强势登陆,为思南公馆下一个十年的运营率先开启了新篇章,试水了新模式,也吸引了新一代受众。

“丁丁历险记”带来的“冒险”

作为比利时画家埃尔热风靡世界的代表作,出版了24本的《丁丁历险记》在中国有着超高知名度:身为一名记者的丁丁,常年头上翘着一撮毛,身边跟随着一只小白狗,每天的工作就是到全世界冒险。

这样一个已经有91年历史的漫画IP,今年来到思南公馆进行了一次特殊的“快闪”。在思南公馆一幢四层高的洋房内,超过300件精美周边和潮玩产品集中亮相,还有首次亮相上海的限量版收藏珍品。在快闪店三楼的“宝藏乐园”,丁丁的限量版手办、标志性的蓝莲花瓶、高达1.5米的《奔向月球》主题大火箭让人们大饱眼福。而全球限量发售77幅、原作拍卖价达到130万欧元的高级复刻版画《丁丁在美洲》,也首次在上海发售。

“丁丁”快闪店   海沙尔 摄

“‘丁丁历险记’是思南首次与知名漫画IP开展合作项目。”快闪店结束一个多月后,再谈起此次合作,思南公馆总经理李海宇仍难掩兴奋。他介绍,作为思南公馆“Hi,Sinan思南·十年”特别活动中的一大亮点,在引进“丁丁历险记”的活动前期,各方面都进行了大量的沟通、筹备。

大家关注的焦点,就是如何在拥有百年历史的思南建筑内,呈现“丁丁”这一历久弥新的文化IP。小到每层楼的业态布局,大到思南的整体调性与比利时版权方的要求如何匹配,每一环节对思南公馆运营方都是新的考验。“最大的困难是受疫情影响,与外国合作方所有交流必须通过邮件确认,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空间、时差、语言上的巨大挑战。”李海宇说。

历经艰难,效果则令人惊喜。在丁丁沉浸式快闪店,一楼有“丁丁历险记”原版的法语海报长廊和丰富的T恤、床单、浴巾等周边商品售卖,二楼出售中、英、法三种文字的全系列丁丁图书,三楼“宝藏乐园”有大量上次在上海露面的限量展品,四楼则是以丁丁的好伙伴小狗“米卢”为原型打造的沉浸式萌宠专区,人们可以手捧一杯人气饮品在老洋房的露台上打卡自拍。

“阴阳师”线下店   舒抒 摄

无独有偶,眼下,思南公馆另一处在年轻人尤其是青少年中集聚人气的“据点”,也来自一项新锐文化IP——网易的游戏“阴阳师”。在思南公馆近复兴中路的一栋洋房里,低调的门店招牌内却别有洞天。门口占据整面墙壁的“阴阳师”公仔墙成为每一个人“来店必拍”的“打卡墙”,店内还有游戏全系列人物的各类周边产品,从扇子、吊牌、玩偶公仔、水杯、御守等一应俱全。

“思南与网易的合作,彼此间很有默契,思南始终强调文化属性,网易则通过这家线下店持续聚拢人气。”李海宇说,当新一代年轻人、青少年因为自己喜爱的文化内容认识“思南”,“百年思南”的客群丰富度也因此迈上了新台阶,思南的文化IP才能因此得以传承。

“思南时区画廊”   舒抒 摄

上海一个路口三家网红店,进去了出不来,秘密在这里

上海一个路口三家网红店,进去了出不来,秘密在这里

摘要:“杂物”里面有奥秘。

看似不起眼的一个夹子,可以把软管包装里的牙膏、洗面奶、护手霜等挤得干干净净,避免浪费;

不同规格的塑料盒有的浅、有的深、有的小、有的大,却能自由组装不散落,满足个性化收纳需求;

各种可爱的小动物大有名堂,其中企鹅是煮鸡蛋整理器、大象是餐具滤水器、鳄鱼是书签……

在互联网社交分享平台,介绍这些生活创意、实用物品的帖子数不胜数,点击量都很高。虽然品牌不同,却有个共同的名称:生活杂物,因为它们分类很难,却与生活息息相关。

从产业发展看,主打生活杂物的品牌在中国市场发展迅猛:去年底刚进入中国市场的日本品牌“niko and…”近日宣布中国第二家门店将于12月中旬在上海吴江路开幕;同为日本品牌的“无印良品(MUJI)”计划明年在上海开设小菜场;以色列品牌“PELEG DESIGN”在第三届进博会首次亮相后,与国内文创品牌晨光合作建立研究院,专攻杂物设计;还有瑞典的“宜家”、日本的“大创(Daiso)”“尼达利(Nitori)”“Loft”等,都因为提供琳琅满目的生活杂物,人气不低。

生活杂物的吸引力从何而来?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发现,上海淮海中路瑞金二路路口很有意思:集中了niko and…、无印良品、大创等三个“网红”生活杂物品牌。兜兜看看,一天都不嫌长,因为有很多耐人寻味的亮点。

只有外观才能“潮”?

在消费者对生活杂物品牌的评价中,经常能看到“潮”“时尚”“稀奇”等字眼,可从现场看,“潮”未必是“卖相”。

在无印良品,一组“化妆小物”被列入近期热卖产品,包括水滴斜切状的粉扑、配套的清洁收纳盒和清洁剂。把粉扑放在硅胶做的收纳盒中,倒入清洁剂揉几下,变得焕然一新。粉扑清洁剂也是大创的明星产品,只要使用一点,就能清洁粉扑、保持卫生。

从造型和包装看,粉扑清洁收纳盒和清洁剂与“潮”搭不上关系,可消费者并不吝啬将“潮”字送给它们,因为市场上的化妆品和化妆工具让人眼花缭乱,可与它们相关的清洁用品却屈指可数。

类似的“首开先河”在三家店中,还有很多。在大创,“眉毛雨衣”和“硅胶面罩”自上市以来始终受到消费者欢迎:“眉毛雨衣”类似于眉毛定妆剂,将透明产品轻轻刷在画好的眉毛上,不用担心眉妆被汗水、雨水等破坏;在敷面膜时使用硅胶面罩,能避免面膜在脸上移位并避免面膜里的水分因环境因素过快蒸发……两款产品的定价也很亲民,只要一二十元。

在niko and…,使用杜邦“特卫强(Tyvek)”材料制作的文具袋、随身袋、小挎包等看起来普普通通,可被消费者认为很时尚。原来,特卫强属于特种纸,具有轻便、防水、不透明、牢固度高等特点,常用来生产专用防护服;以它为原料制作成不同规格包袋后,非常轻巧,适合外出使用。

“‘潮’不一定指外观设计,也可以指功能。在市场上没有类似的产品时,谁先推出,谁就是‘潮’。”00后姑娘杨逸飞在大创买了十几件商品,总价不到200元,她这样解读“潮”。

“绿色生活”很时尚

三家门店中,不少与环保有关的产品也很受好评,被认为是“绿色的时尚”。

在niko and…,有一系列皮革用品是当季热销,可看起来好像以牛皮纸为原料。原来,这些产品来自一个名叫“MAKOO”的设计师品牌,它将皮革碎片收集后再加工成原材料,属于再生皮革。经过处理的再生皮革既有皮革的质感,又有一定的防水性,伴随使用年限,颜色还会有一定的变化,所以时尚感和设计感很强。

无印良品和大创中,也有不少杂物是“绿色生活”的好帮手:

不同大小的按压泵头能与不同大小的分装罐、软包装的替换装产品等搭配使用,减少不必要的包装;

挤膏器的样子有点像夹子,可以安装在各种软管产品上,将挤膏器沿着管身往前推,能把管内的内容物全部挤出来,一点都不浪费;

“红酒界的明前龙井”因法国疫情迟到,怎么在上海赶上了全球开瓶日?

“红酒界的明前龙井”因法国疫情迟到,怎么在上海赶上了全球开瓶日?

摘要:一款法国新酒,在上海赶上全球开瓶日。

一款法国红酒,被称“红酒界的明前龙井”,对时令性有严苛要求。围绕这一新酒,法国定出全球开瓶日,从当日起,全球红酒俱乐部及餐厅会开始安排各类派对和特制菜单。今年,该红酒品牌在第三届进博会上亮相后赢得更多中国客户,却因全球疫情,在运抵上海时已然迟到。但得益于进博会溢出效应,该新酒的中国客户依旧赶上了与全球同步开瓶。

日本三得利旗下圣皮尔酒业,是第三届进博会参展商,并在展会现场介绍了一款博若莱新酒。博若莱是法国红酒主产区,并以二氧化碳浸泡法这一独特酿制方法著称。与陈酿不同,博若莱新酒须当年采摘、酿制、饮用,这颇像中国明前龙井,要紧扣时令新鲜享用。该新酒每年9月采摘,经6周酿制后迅速空运至世界各地,并在每年11月的第3个周四统一开瓶上市。法国甚至出台法令,提前开瓶者,每瓶罚款150欧元。

圣皮尔公司相关负责人龚国亮告诉记者,法国博若莱新酒9年前首进上海,伴随消费升级,该新酒在上海山姆会员店、高端餐厅和红酒俱乐部等的需求越来越大,去年进口量已达8000瓶。在今年进博会上,新酒又吸引一批中国专业买家订单。

但难题很快出现——因全球疫情,今年新酒在产地遭遇人手不足,好不容易灌装完成,又碰上订舱难。经两次航班更改,9948瓶新酒终于登机,但抵达上海的时间比去年晚了一周。公司第一时间向上海外高桥海关申报进境备案,并一边在外高桥保税仓内加紧加贴中文标签,一边申报进口纳税。得益于进博会溢出效应,海关对新酒特事特办,2天内即完成了新酒进口资料审单和入境货物检验检疫证明签发。

此前,沪上订购客户早已设计好新酒配餐菜单,策划好红酒主题活动,但心情可谓一波三折——从担心无人灌装到害怕订不到航班,后眼看新酒迟到,已做好货物无法迅速通关而错失商机的准备。“按正常流程,新酒从入境到检验检疫证明签发需一周时间,但没想到此次加急拿到‘开瓶通行证’,客户几度悬高的心终于放下。”龚国亮说。

办理此批新酒进口业务的外高桥国际贸易营运中心任永明介绍,据规定,进口红酒查验须向海关提前预约,“但今年上海外高桥海关明确,有通关时效要求的新酒可跳开预约随到随查,这是监管政策顺应中国消费市场新变化而作出的及时调整。”据圣皮尔公司透露,今年法国酒庄的产能因疫受限,却将中国市场调为优先供应级。上海因进博会不断溢出的通关便利,让海外产地愈发有信心加码中国市场。

这家坐拥巴黎老佛爷百货的上海知名商场,又开辟了一处文化购物空间

这家坐拥巴黎老佛爷百货的上海知名商场,又开辟了一处文化购物空间

摘要:现代社会的商业环境更加多样化,消费者的要求也越来越讲究个性化。

浦东开发开放30年,新起点迎来新气象。日前,上海陆家嘴中心L+MALL在3楼开辟了约300平方米的崭新艺术空间——APSMUSEUM,为L+MALL的消费者引入国际水平的艺术展览,让消费者体验到更前沿、更丰富的艺术。APSMUSEUM首个展览——《空间领导者》邀请了国内外15位艺术家参与其中,展览将持续至2021年2月28日。

上海陆家嘴中心L+MALL是上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耗时6年精心开发的高端购物中心,位于世纪大道、浦东南路、南泉北路、商城路交汇的“黄金角”,地上11层,地下1层,总面积14万平方米,与地铁2号线东昌路站、9号线商城路站无缝连接,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自2018年12月23日开业以来,商场以周到细致的服务设施、高品质的商品、地道美味的餐饮、独特有趣的体验,获得了各方认可。

上海陆家嘴中心L+Mall引入诸多新店、首店、全新形象店,刷新了陆家嘴核心区的“逛吃”路线:百丽宫引入顶级豪华配置,LUXE Laser搭配杜比全景声,任何座位都能满足任何挑剔的眼光;教父级的LIVE HOUSE——M-BOX的加入,让浦东的夜生活不再需要过江就能享受;餐饮方面,从米其林到地道家乡美味应有尽有,满足了市民文化与娱乐的需求。此外,上海陆家嘴中心L+Mall的最大主力店——巴黎老佛爷百货也已于2019年10月正式开业。

经过近两年的运营,L+MALL的运营者们深切感受到,现代社会的商业环境更加多样化,消费者的要求也越来越讲究个性化。“以人为本”满足多样化客户需求,是上海陆家嘴中心L+Mall设计和运营的基本理念。令人身心舒适的商场环境设计,力求用充满艺术气息的、功能性的设计语言来创造现代商业展示空间。

商场的建筑设计出自全球顶级设计机构SOM,设计师用“天、光、影”的概念打造出兼具都市未来感与悠闲情调的建筑外观,动感透光外立面将都市繁华与颇具意境的“天光”“云影”融为一体,代表着L+Mall既坐拥大都市的摩登潮流又极具“宜人”慢生活的一面;由贝诺倾力打造出都市银河设计概念的室内空间,让顾客在购物的同时,有一种充满未来感的体验,也让共享空间更舒适、更有趣。在同时讲求“颜值”和“精神”的当下,为打造趣味丰富的艺术氛围,让顾客在购物的同时零距离接触到更多样的艺术概念,商场还邀请英国翡翠画廊和证大艺术中心作为艺术顾问,定期与全球知名艺术机构合作,将Lorenzo Quinn、于洋、逄峰等艺术大师的作品引入商场的公共空间。

随着上海消费升级的进一步提升,更多新业态新品牌落户上海,产业格局也将日臻多样化,上海商业正呈现多维度多元化发展趋势,特色创新的休憩型、娱乐性、生活型业态进入购物中心,艺术,更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目前,陆家嘴中心L+Mall肩负着为区块带来提升的责任,在商业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大潮下,陆家嘴中心L+Mall立足于陆家嘴集团30年的经验积累,务实践行,立责于心,拥抱未来,坚持创新,站在中国前沿,与更多艺术家、艺术机构进行合作,为消费者带来丰富多样的艺术作品,为城市注入更多新鲜活力,在商场气质上体现出上海这座城市的高度和温度,让消费者在陆家嘴中心L+Mall能感受到包容的时代、包容的上海。

新天地南里全新升级,108大品牌集结,会成为上海首店浓度最高区域吗?

新天地南里全新升级,108大品牌集结,会成为上海首店浓度最高区域吗?

摘要:一大波“中国首店”“上海首店”颇有乱花渐欲迷人眼之势。

11月16日,经过历时近20个月的更新调整,新天地时尚I购物中心(原新天地南里商场)终于揭开焕新面纱,开启试营业,预计将于2021年上半年正式开业。此次试营业期间,市民游客熟悉的新天地UME影城、I.T 旗舰店等悉数回归,位于商场三楼的创新业态“Foodie Social南里食集”同步亮相,一批新晋首店与潮流时尚活动将跨越整个2020年。

新天地时尚I购物中心于2019年3月启动整体升级,记者在现场发现,全新亮相的新天地时尚I实现了与新天地时尚II的整体打通,通过空中连廊串联起两座商业体,形成了从新天地广场—石库门开放式街区—新天地时尚I&II完整的步行动线。此次焕新亮相的新天地时尚I以“Neo Luxury新奢”为主题,聚焦讲究品位、个性、品质、潮流的“新奢”一族所代表的年轻活力的商业格局,打造上海潮流社交新地标。更新后的新天地时尚I商场为4层商业空间,建筑面积约2.4万平方米,集聚了108个品牌,其中零售占比达到2/3。

新天地南里焕新亮相首日,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也先期探营,一大波“中国首店”“上海首店”颇有乱花渐欲迷人眼之势。

位于商场三层的创新业态“Foodie Social南里食集”,是一个集餐饮、零售、活动为一体的复合型美食社交空间,3000余平方米空间中集结了30多家精选品牌,其中30%为区域首店和城市首店,呈现14大菜系、超400种现制美食。其中,此前颇受关注的米其林二星餐厅“泰安门”首次在新天地开出“快闪店”,在为期三个月的“快闪”期中,推出一套包含14道菜品的品牌经典套餐。此外,日式特色中华料理麻婆豆腐店“麻利堂Mary’s Noodle”、韩国料理“金和门”、日式创新料理“大极屋日本料理”、台湾老字号君悦排骨旗下新生品牌“馔豚”以及誉八仙旗下清汤新品牌“利東禧记”等,均在南里食集开出其上海或中国首店。

零售方面,更新后的新天地时尚I购物中心亦有不少看点,既有一批新店、首店,原先就进驻新天地的“熟牌”也将位于新天地时尚I的新店作为新品首发、限定发售的“大本营”。新天地方面介绍,通过调整业态、品牌带动零售升级,加之合理分配餐饮区域、增加商场整体品牌数量,更新后的新天地时尚I品牌数由改造前的37个“倍速增长”至108个,零售占比由37%提升至试营业期间的57%,商户出租率已超95%。

记者注意到,虽然仅仅是试营业首日,但入夜后商场内已经人头攒动。其中最受关注的无疑是知名美食家蔡澜在上海开出的首家餐厅“蔡澜港式点心”,自上午试营业起便持续有顾客排队。餐厅方面介绍,店内所有菜品均由蔡澜本人与拥有近40年点心经验的米其林总厨进行研发,在100多款点心中精选出35款核心产品,保留广东点心的原汁原味,为上海市场打造了一套“年轻人爱吃”的广东点心系列。

商场内景  均 舒抒 摄

具有文化地标意义的新天地UME影城在全面升级放映设备后,目前拥有6个影厅、1019个座位,还有上海唯一一个“黑科技Onyx”影厅,提供“观影+零售”一体化的新型观影模式。原南里商场一楼标志性的I.T旗舰店也重装升级,新店铺面积约3000平方米,通过引入Carhartt、Omotesando Koffee、Comme des Garçons等40余个国际品牌,打造广受年轻消费者欢迎的“店中店”格局。

商场内的“首店家族”还包括Tom Dixon内地首家旗舰店、Lenôtre雷诺特法式西点中国首店、PUBLIC TOKYO 和UNITED TOKYO上海首店、3CE上海首店。此外,Coterie、initial、Levi’s、EVISU、Stussy、HEFANG、both、上野、ba&sh、agete、Lacoste、%Arabica等品牌也即将或已经入驻。在新天地时尚I周边,也已集聚了包括MAISON

89岁上海优秀历史建筑“孙科别墅”明天开放,记者实地探营修缮细节

89岁上海优秀历史建筑“孙科别墅”明天开放,记者实地探营修缮细节

摘要:开放是否会影响老建筑保护?

历时一年修缮,又一座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将于明天对外开放。它就是位于上生·新所的孙科别墅,由著名近代建筑师邬达克设计,建成于1931年。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从上生·新所了解到,此次开放的主要是一层空间,它将以“理想之地——上生·新所城市更新及历史文献展”的展览形式免费向市民敞开怀抱。

从宝庆路3号到荣宅,再到黑石公寓……近年来,上海有许多老建筑依托城市更新重生,且引发阵阵热潮,也由此引发一场讨论:开放是否会影响老建筑保护?

一处建筑杂糅5种风格

从上生·新所的番禺路入口走进,迎面就是这座花园洋房,气质独特。

孙科别墅建筑面积1051平方米,正对的一处超大庭院格外醒目,庭院中间铺植草皮,青石小径掩映在树木中,既遵循中轴对称、如法式园林的中央布局,又兼具曲径通幽的中式园林特性。这种杂糅的风格也延伸至建筑本身。

项目修缮设计负责人华建集团历史建筑保护设计院副院长宿新宝介绍,孙科别墅杂糅了将近5种风格,如红砖瓦、平缓屋顶是西班牙风格;多变的窗框是巴洛克风格,有平拱、圆弧型;尖拱的形态颇具伊斯兰特色;屋顶上的烟囱又是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根据考证,邬达克曾于1926年至1927年游历欧洲,考察了大量风格多样的知名建筑,为后来在上海设计这处建筑提供了灵感。

精致的檐口装饰、多变的门窗框形式、简洁的墙面

红色筒瓦及烟囱

科林斯式矮柱托起尖拱

除了丰富的建筑风格,因孙科别墅引发的一段往事,也打响了它的知名度。它与上海近代历史上两个知名人物有关。孙科别墅原为邬达克亲自设计,原本用于自住,此后又转让给孙科。在许多建筑学家看来,孙科别墅所呈现的不止是建筑价值,还有丰富的历史文化价值。

最小干预带来最大挑战

“按照文物保护条例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孙科别墅的修缮严格做到恢复历史风貌的同时满足‘最小干预’和‘可识别性’的原则。”运营方上海万科项目负责人表示,相关的修缮过程和细节将在这次展览中展示。设计人员也透露了一个细节,孙科别墅修缮精心筹备了多年,从2016年进行设计准备,直到2019年10月份开工。

最小干预修缮原则,也成为工程带来最大挑战。孙科别墅整体呈非对称布局,属于现代风格,只有局部采用古典主义的对称手法。这种混搭风格让施工方上海建筑装饰集团项目负责人吴有伟一筹莫展。为了把被白蚁蛀空的木头屋顶换掉,他和团队亲自赶赴外地收集了大量老木料。别墅二层主卧的木质百叶窗,同样是由老师傅用传统工艺从其它老百叶窗中取材一点一点修复。

邬达克在设计时极为精心。不同于一般墙面采用的阴纹装饰,孙科别墅的墙面肌理是鱼鳞凸起纹饰,制作复杂、造价昂贵。宿新宝说,这种样式需要匠人一片片抹上去,看似没有规律,其实鱼鳞大小、方向都有讲究。这类工艺在上海也不多见。为了恢复墙面纹理,建设方挑选多家专业团队进行方案比选。专业团队在正式上墙修缮前,还要提前进行好几个版本的试验。

孙科别墅修缮中所用的传统工艺展示

碰到侵蚀严重的地坪要更换,两种修缮方案更是令设计师一筹莫展——要么把拼花地坪全部撬开进行替换,这种方法速度快,但缺点是无法原位恢复,对建筑损害很大;要么就在地坪上打洞,施工人员钻到地坪下方,然后用原材料、原工艺,把腐蚀构件一点点拆除、更换。经过反复研究,技术人员选择了后者,一百多平方米的地坪,仅修复就花了2个月时间。

孙科别墅的门窗、屋面、南门廊修缮现场

运营更倾向保护性开放

从最初作为孙科宅邸,到后来改为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办公室,孙科别墅从建成至今,几乎没有对外开放过。上生·新所运营方上海万科相关人员介绍,本次修缮后将引入展览和文化功能。一楼以文化展览为主,二楼未来将作为文化沙龙和会务场地。

要知道在修缮过程中,为了保护这座珍贵的老建筑,地坪修复甚至无法使用混凝土进行加固,以避免出现沉降等其它影响。那么在开放之后,络绎不绝的人气,是否会影响老建筑保护?

运营方回应表示,孙科别墅将不定期举办展览与活动,但考虑到孙科别墅是历史保护建筑,在运营上也会更倾向保护性开放为主。在参观机制上,采用实名制预约参观,分批次进入老建筑,确保人流不过载。“未预约、未按预约日期及预约时段到馆、证件信息与预约信息不匹配的观众,暂不得入内参观。”工作人员介绍,考虑到建筑保护,携带大件物品,饮料吃食、吸烟行为都会被禁止。

开放后首次举办的展览为期三个月,通过“田园”“单位”“社区”三个主题单元分别对应:作为历史起源的1920至1930年代;作为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的1951至2016年;作为当代城市更新案例的、2018年之后的上生·新所。

在城市有机更新中,不乏把私宅修缮改造嫁接文化功能的项目。知名案例就有从私宅变博物馆的宝庆路3号,从私宅变沪剧院的汾阳路150号。“孙科别墅有些不同。以前的城市更新主要是政府主导,而这次是一次市场主体参与城市更新的尝试,是一个多方共建、城市共享的项目,也是通过老建筑激发园区品质和活力的探索。”一位城市更新专家表示,比如作为开发单位的上海万科,在修缮孙科别墅时,无论是方案设计、施工前和竣工时都有历史和建筑专家介入评审,确保建筑修缮最大程度发挥历史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