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企业在上海斥资2亿元建研发中心,原因跟一根烟一颗牛心有关

来源:上观2021.3.3

摘要:张江药企研发为何能与全球同频?

新年开局,张江园区内全球最大医药研发服务公司科文斯,又一次抛出难题——数月前,该公司立项某动物试验,旨在开展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药物的前期研发,拟从美国某高校进口科研用特制卷烟。但此前,我国并无科研用卷烟进口先例。为此,专门服务于张江创新企业的上海科创海关决定先行先试,在明确该进口卷烟仅用于动物试验,且企业对进口物品的入库、存储、使用均有严格登记管理制度后,指导企业将该科研用卷烟归为“其他烟草及代用制品”税号并允许进口。近期,1.2万根科研用卷烟首次无需取得烟草许可证便实现了顺利进口放行。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位列全球死因第三,仅2017年就致320万人死亡,正是上海口岸部门的突破创新,让科文斯公司的试验得以继续。在张江,像科文斯这样的生物医药企业超过300家,中国原创新药中的15%在此诞生,新药研发用品的通关快慢,直接关系到研发进程和上市速度。

同在张江的微创医疗,致力于降低心脏瓣膜置换手术成本,近年在牛心包膜领域投入大量研发力量。公司的科研牛心包膜,过去都是在海外经剥离后真空包装运至国内,成本较高。为此,公司考虑将牛心剥离、裁剪后,放入生理盐水保存,再运至国内,由此可大幅减少成本。然而,这一改变会对运输温度、时效提出极苛刻要求,从南半球口岸出发,72小时内必须送抵上海企业,否则产品弹性及生物相容性将大受影响。但这样的“牛心速度”,上海做到了。上海科创海关为微创医疗度身定制了到港快速查验计划和风险预案,目前新鲜牛心包膜从海外口岸到公司收货入库,全程不足60小时。

如此速度,全球羡慕。对此,科文斯上海公司公共事务高级总监张伟玲很有感触。她介绍,科文斯虽为美国公司,但服务中国药企的比例在60%以上,近年来我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新药中,科文斯参与前期研发的占比超过50%。由于中国许多新药上市都面向全球,需要进行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这意味着张江的研发速度要与全球同频共振,“我们可以非常骄傲地说,科文斯上海试验室从未掉过链子。”

事实也证明,因高效服务,这家外企在上海收获了高速成长,2019年和2020年均实现20%以上增长。而且,即便有中美贸易摩擦,科文斯仍投资2亿元在沪建设超过1.2万平方米的新研发中心,成为其除美国本土之外研发项目最齐全的研发中心。

据了解,近期,上海科创海关还牵手食药监等职能部门等,解决了罗氏药业等老牌药企的出口核销难点,又评估了首批57家科创企业,参照高级认证企业,享受不超过0.5%的低查验率优惠措施。然而优化营商环境无止境,受科文斯“研发用卷烟”需求启发,上海科创海关正进一步盘摸上海科创企业科研用原料进境新需求,“这些科研用原料、样品的进出口,多有紧急、量少、多批次的特殊性,在税则和通关绿色通道方面仍有进一步探索突破的空间”,上海科创海关副关长张源说。

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