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名商圈背后有个“异次元”,历时三年整治,居民“真香”了

来源:上观2020.10.19

摘要:曾经,这里是繁华都市背后,“赛博朋克”的“异次元”。

眼下,高达370米的未来“浦西第一高楼”徐家汇中心正在紧张施工,已经完成结构封顶的220米高T1塔楼此刻已雄姿初展。然而,就在徐家汇中心建设工地背后步行不到5分钟的距离,多年来都“隐藏”着一片城市“低洼地”。

位于徐家汇的乐山新村共有居民6458户,区域内居民楼都建造于上世纪80年代。人口密度最高时,人均居住面积不足5平方米。硬件先天不足,小区环境杂乱,管理措施缺位,让这片背靠徐家汇商圈的人口密集区,成为都市繁华带背后的“异次元”。

乐山新村,从图中密集的窗户可以看出这里的居民密度。  舒抒 摄于今年4月

近年来,徐汇区立足现代化国际大都市一流中心城区定位,践行“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重要理念,用实际行动全力建设“创新徐汇、幸福徐汇、文化徐汇、美丽徐汇”。其中,乐山地区的改变就是一个缩影,具有样本意义。

2018年,徐家汇街道打响乐山地区综合治理的第一枪。三年来,通过“软硬兼治”的一体化治理,乐山地区由里到外彻底“旧貌换新颜”。


【一】

带上“小马扎”走访5个居民区

整治后的乐山六七村居委

乐山六七村居委整治前

今年3月,有五年居民区书记任职经验的余美香被派往徐家汇街道乐山二三村,担任居民区党总支书记,迎接她的是一个正从“百废待兴”中苏醒,处于小区综合整治关键阶段的特殊老小区。

乐山新村建于1986年前后,此前是上海典型的棚户区,在原地拆建成为居民新村后,逐步形成了5个居民区,这也使得基层党组织间的协调沟通日渐复杂,老小区常见的楼道堆物、道路拥堵、公共空间缺失以及近年来新涌现的停车难等问题,始终难以根治。

要抓硬件建设,反而要先从软治理入手,党建引领就是最好的抓手。2019年夏,乐山地区综合治理联合党支部成立,徐家汇街道的副调研员陈奎友任联合党支部书记,徐房集团下属高建物业负责人冯金彪任支部副书记。一同担任副书记的还有徐家汇派出所副所长程冰、徐家汇街道城管执法中队负责人张启潮、徐汇区房管局物业科负责人江然,三人分别总体负责乐山地区的治安、拆违和物业管理。这三项内容,也是乐山综合整治的“三座大山”。

完成环境综合整治后,居民坐在小区纳凉。  舒抒 摄于今年8月

联合党支部成立,解决了多年拉扯乐山地区的条块分割难题。但具体根治小区各式各样的难题,需要一个勇于“出头”的人。这个人就是出生于1970年陈奎友。在乐山新村的一年多里,这位土生土长的扬州人学会了听居民各种口音的上海话。让他迅速度过“语言关”的好帮手,却是一张小马扎。

刚来乐山第一天,居民得知他是从街道来的干部,顿时“吐槽声”四起。“你是街道来的?来管我们吗?”此时正逢小区硬件翻新到了“刷墙”环节,一位居住在乐山30余年的老居民还揶揄:“刷墙有用吗,都是面子工程吧。”居民的抵触心理并非针对居委干部,而是多年的生活空间不足和小区环境杂乱,使得老百姓对眼前发生的改变仍旧信心不足。有居民直言:“让我们把楼道堆物清除,可是家里堆不下,又能往哪里清?”

整治前的乐山新村,“每个小区都看起来像垃圾桶”

环境综合整治中的乐山二三村。  舒抒 摄于今年4月

陈奎友明白,要抓住人心、让居民重拾信心,唯有靠自己的真心。于是,他每天“朝九晚六”地泡在小区,挨家挨户上门跑居民家,或是干脆在小区里转悠。老小区的居民喜欢搭一把躺椅在楼门口组团聊天,陈奎友也厚脸皮凑上去“尬聊”,听居民“吐槽”。他备了一把可折叠的小马扎,看到居民就撑开马扎、坐下聊天。“马扎高度低,不会有居高临下的感觉,居民自然就感到距离拉近了,也更有可能敞开心扉。”

终于,陈奎友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从夏末到深秋,完成了对乐山5个居民区的排摸,在居民眼前“混了个脸熟”。与此同时,与他一同开展走访的,还有徐家汇街道202名公务员、社工及居民区党员,走访覆盖了乐山5个居委的5494户居民,共收到居民提出各类需求建议1670条,更梳理出一份628名党员、381名居民区“潜力骨干”的宝贵清单。


【二】

整个小区就是一个议事厅

今年7月,刚刚落成的乐山邻里汇。  舒抒 摄

改造前,乐山邻里汇的原址

明确了问题和“能干事、肯干事”的人员力量,乐山新村面对的就是解决问题。而居民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始终绕不开“空间”二字。位于乐山二三村一幢老年活动室,进入乐山综合治理改造的版图。

今年7月1日,经过近半年的修缮和更新,一个内涵丰富的“乐山邻里汇”正式向乐山新村2万余名居民敞开怀抱。在这栋高三层、面积近400平方米的小楼里,有养老服务、健康管理、文化娱乐、阅读教育等各式各样的活动,还创新引入了街道社区事务受理功能,可现场办理40项居民使用的高频业务,让乐山的居民率先实现了“不出小区就办事”。

乐山邻里汇,居民的涂鸦作品被整齐摆放在露台。   舒抒 摄于今年9月

走进乐山邻里汇,门口的长桌边不定期地会举办各类手工艺活动。记者采访时,正巧遇到社会组织工作者史静琦在教8位阿姨制作手机包,她的下一堂课则是教授居民制作以24节气为主题的刺绣。

在通往邻里汇二、三楼的走廊,墙上贴满了老人们的笑脸。老人们制作的彩纸工艺品、刺绣,还有开怀大笑的照片,都可以贴到墙上展示。

乐山邻里汇,墙上贴满了居民的笑脸,还有老爷爷挥手“卖萌”。  舒抒 摄于今年10月

居民带着孙女一同来做社区志愿者,为邻里汇制作装饰画。  舒抒 摄于今年7月

乐山邻里汇,志愿者带领居民做手指操,预防认知障碍。  舒抒 摄于今年7月

记者曾与乐山二三村居民区书记余美香一同在小区里“闲逛”,一路上不断有居民跟她打招呼,“书记,邻里汇很不错,可是你看开放的时间能再延长吗?”“书记,冬天老人洗澡,可以去邻里汇吗?”

只要居民问,余美香就停下来详细解答,她称此为“行走中的议事”——整个小区就是一个议事厅,邻里汇就是居民共同的“客厅”。“邻里汇是‘感官刺激’,社区治理是‘细水长流。”余美香说,邻里汇让居民对小区面貌焕新有了最直观的感受,硬件更新也成为社区治理、凝聚人心的“突围法宝”。“居民每次走进邻里汇,都会看到不同,因而知道自己提出的意见是会被采纳的,对社区献计献策的积极性自然就高了。”

乐山六七村居民区书记唐佩凤带记者来到小区“两网融合”示范点。  舒抒 摄于今年9月

不仅邻里汇成为乐山居民重要的睦邻生活中心,位于乐山六七村的“两网融合示范点”绿色环保空间,也成为居民生活习惯进阶的体现。“现在居民不堆物了,知道塑料瓶、硬纸板都可以来‘卖’,不仅会分门别类,连易拉罐都会踩扁再拿来。”乐山六七村居民区书记唐佩凤说。

眼下,乐山六七村正有三台电梯同时加装,最快年底就能竣工,让居民“上下楼无忧”。看到这样的变化,在小区居住30多年的居民汪春洁说:“环境好了,搬走的年轻人都回来了,我们乐山要开始‘弯道超车’了!”


【三】

打破隔离“撑大”老小区

乐山街坊,抬头就能看到正在建设的徐家汇中心和不远处的港汇双子塔。  舒抒 摄于今年6月

而今,85岁的仲素兰阿婆每天早上都会到家门口的乐山菜场买早餐,葱油饼、蛋饼香伴着菜场里的人声鼎沸,让这个抬头就能看到港汇中心双子塔的老居民区,成为上海繁华地段一处别样的烟火气。记者从徐家汇街道了解到,下一步,乐山菜场所在的大楼还将更新为集综合餐饮、新型菜市场、人才公寓为一体的高品质商业集市,引入社区食堂,满足乐山居民及周边徐家汇国贸中心、港汇中心白领的用餐等生活服务需求。

“乐山新村公共空间少,但是三年改造过程中,没有新建一幢房子。”徐家汇街道党工委书记林竞君说,“撑大”老小区空间的诀窍,就是借助一体化治理,用好每一寸看得见和“看不见”的空间——

通过打破小区之间不必要、无作用的“隔离”,用拆违等“硬治理”将独立分散的居民小区整合成一个“大社区”,使整个乐山街坊提亮、通透;通过整个资源建设邻里汇,打造一个和谐共享、漫步休闲的熟人社区和都市街区;通过开设街道社区事务受理中心延伸服务点,为周边居民就近办理医保、社保、工会相关业务提供便利;通过力量整合,推动“大物业”建设,打通乐山街坊的市政道路和支马路,叠加“智慧社区”功能。

乐山市民村改造前,垃圾遍地宛如棚户

乐山市民村改造后,虽然物理空间无法拓展,但居民活动空间变大了

位处上海中心城区,徐汇区多年来都在探索突破市中心公共空间资源紧张,解决商圈的繁华、历史风貌区的雅致与居民区有限居住空间形成的反差。凝聚了微治理、微改造、微设计的“邻里汇”自2016年启动建设以来,如今已覆盖徐汇区13个街镇的305个小区,“邻里汇,汇邻里”的“美好生活共同体”已遍布全区。

在位于衡复历史文化风貌区的天平路街道,不仅有宋庆龄故居、新四军驻上海办事处旧址等历史遗存,还有一处蕴藏于文保建筑中的“66梧桐院·邻里汇”。居民中午在楼上享用社区便民餐,下午到楼下的“梧桐书苑”听正宗评弹,历史街区精细化治理的“绣花功夫”绘上了一层浓郁的文化底蕴。

天平街道“66梧桐院·邻里汇”便民食堂

在江南新村,上世纪50年代老工人新村与江南造船厂职工宿舍的双重身份,让这个老小区的邻里汇不仅是居民休憩、体验为老服务的空间,更是居民自治、民主议事、弘扬“江南造船人”精神的重要阵地。这里不仅有总面积达1200平方米的物理空间,还有13支由老劳模、造船厂退休职工组成的志愿者团队,服务半径覆盖了整个斜土街道。

眼下,徐汇区的“邻里汇”生长脉络正向黄浦江沿岸拓展。今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期间,邻里汇的“滨江升级版”——“水岸汇”分别在西岸国际人工智能中心、徐汇滨江公共开放空间亮相,成为集党群服务、志愿服务、便民服务于一体的综合驿站。优美的水岸空间,不断丰富“人民城市”的深刻内涵。

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