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中心城区,三个老小区“破墙合体”实现逆袭,他们怎么成功的?

来源:上观2020.9.23

摘要:三个小区合为一体,在全市范围内没有多少经验和案例可循。而上海这个老小区却依靠一场共治,让这个大胆构想变成了现实。

最近,辽源西路三个老小区实现“破墙”合并以后,居民发现小区里不但环境改善了,而且房子的装修率变高了。越来越多年轻人搬进来居住,小区变得更有活力的同时,“身价”也在逐渐上涨。

三个小区合为一体,在全市范围内没有多少经验和案例可循。而上海这个老小区,却依靠一场居民与街道、社区规划师的自治共治,让这个大胆的构想变成了现实。今天下午,记者随“大国小鲜@基层之治”网络主题宣传活动走进杨浦区辽源花苑小区。

大学生走进社区,与居民一起“描绘家园”。 本文图片均 黄尖尖 摄


老小区的华丽转身


辽源西路190弄、打虎山路1弄、铁路工房,原本是江浦路街道五环居民区的三个独立小区,一墙之隔,互不往来。然而三个老小区都有各自的问题。

“辽源西路190弄没有物业,铁路工房物业费入不敷出,公共配套不足。打虎山路1弄仅有两幢住宅楼住着90户人家,一条主干道晚上停放了车子以后,人要侧着身才能进去,平时老居民连晒太阳的空间都没有……”江浦路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郑军告诉记者。

两年前围墙打开前,记者曾走访过这三个小区,当时社区里空间狭窄,设施陈旧,如今再访,环境却完全变了样。

两年前,记者曾走进改造前的小区,通道狭窄窘迫,设施老旧。

小区多了一个中心广场,孩子们在五彩的儿童活动场内玩滑梯,大人们在林荫下的座椅上休憩交谈。广场中央还有一个造型特别的雕塑,晚上会发出不同颜色亮光的三片不规则构件,纪念着三个小区的“合体”。

如今改造后的社区广场,立于中央的雕塑寓意着“三区合体”。

一条“健身康体脉”贯穿整个社区,把小区里的社区休闲园、睦邻文化园和健康活力园等“三园”串联在一起,“一脉三园”景观由此得名。

傍晚时分,走在辽源花苑的小径上,几个年轻人盘腿坐在地面涂鸦,一个个窨井盖在他们手里变成了彩色的图画。“我画的是个地球,这是非洲,大洋洲,自行车在上面跑……”画画者是来自上海理工大学的美术系学生。

小区阿姨们买菜回来,蹲在路边看得津津有味:“小姑娘画得老好了。”这样的景象,在辽源花苑的居民眼里已是常态。因为当初这个小区的改造,就是源于一群大学师生与居民的共同探索。

“小姑娘画得老好了。”


打破的不仅是围墙


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社区规划师陆勇峰还记得三年前刚到小区调研的情景。“三个小区各自空间很小,但犄角旮旯很多,空间有效资源得不到有效利用,交通流线受阻。小区之间有高达5米的‘打靶墙’,把公共空间彻底割断了。”从那时起,一个大胆的想法开始在他脑海里滋生。

2017年3月8日那天下午,第一次意见征询会在睦邻中心最大的会议室举行,那天来了100多位居民,当陆勇峰把“破墙合并”的方案提出来以后,居民炸开了锅,把设计师团团围住,都觉得不可能实现。“我家正对着广场,那不是很吵吗?” “我家楼下要新开一条道路,以后经过的车多了,我们就要闻尾气了……”居民无法接受的原因,大多是因为对方案没有理解透彻。

于是,居民区专门做了方案介绍的“折页”,成立一支以业委会成员、物业公司代表、党员、楼组长、志愿者等组成的自治团队,带着“折页”挨家挨户上门跟阿姨爷叔当面解释方案和答疑,事无巨细。自治团队还总结了包括打通生命通道、增加停车位、扩大活动空间等13条因改造带来的“好处”,逐步消除了居民对于改造的顾虑。

三个小区合为一体,因为在全市范围内没有多少经验和案例可循,从方案设计到业委会征询居民意见,到方案调整,敲定最终计划并获得三分之二居民通过,前后经过了一年时间。

开工启动会。

“一开始,打虎山路1弄的居民比较反对,这个小区的管理设施和条件都比其他两个小区好,担心小区围墙打开了,会‘拉低’小区的环境和‘身价’。”江浦路街道五环居民区书记虞净告诉记者。“合并小区,打破的不仅仅是围墙,更是心墙。”

围墙打破。

“给我一些时间,还你一个清爽整洁的家园。”

社区改造动了居民的“奶酪”,刚开始的协调工作举步维艰。铁路公房有一对住在一楼的老夫妻,在底楼天井自己破墙开门,老先生的残疾车每天穿过绿化直接从这扇门进出。然而改造的第一步就要把违建拆除,让出通道,夫妻俩坚决反对。“很多老年人的房子买在一楼就是看中天井可以停车、晒被。”虞净说,为了“补偿”居民的需求,门封闭以后,又专门给一楼居民开了扇窗,让阳光照进院子。后来,夫妻俩也成了社区志愿者,主动帮助协调改造过程中的邻里矛盾。

关了一扇门,开了一扇窗。


从软件上完成真正“合体”


2018年10月,三个小区完成合并更新,但还缺一个名字。自治团队发起了新家园名字征集令。没想到征集令一发出去,就收到了十几个居民的邮件,还有阿姨发来微信,说名字是家里宝宝取的。最后自治团队选了三个,让所有业主和租户,每人都有权利投下一票。

辽源花苑这个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寓意着小区改造好以后,像花园一样美丽。如今这个名字刻在小区入口处,而这四个字是由居住在小区里的民间书法高手沈少宇老先生亲笔书写。

新名字。

伴随着小区之间的围墙打开,辽源花苑的下一步要面临软件上的“破墙”:原来的三个业委会将合并成一个,重新选聘一家物业公司进行管理。

工程完工后,由上海林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托管辽源花苑小区,在三小区业委会无法正常运作的情况下,居民区党组织在三个小区中精选了楼组长、党员及志愿者,成立了“辽源花苑党群议事会”,议事会成员每月召开一次例会,对小区内存在的管理方面的漏洞进行梳理,督促物业公司进行整改。三个小区的物业费收缴率都达到了80%以上。

小区内的睦邻中心,为居民提供文化活动场所。

今年6月疫情过后,居民区党组织、居委会启动了辽源花苑业委会的换届选举工作。8月7日,辽源花苑第一届业主大会正式召开,选出业委会委员7名,三个小区顺利完成业委会合并。

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