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姐”是谁?她通知开会,企业抢着来,有困难都爱找她

来源:上观区情2019.2.20

摘要:“园区做事,先要找到和企业客户的‘共赢点’,如果你的会议是麻烦别人,别人肯定不乐意配合。可如果你的会议是在真心帮企业解决个性化的问题,并且让企业主看到你了解他们、一直记挂着他们,结果就不同了。”金叶花说。

邵竞 制图

漫画中齐耳短发、身材纤瘦的金叶花本人。

周末,金叶花一如往常,在家陪伴即将高考的儿子。突然一个电话打来:“喂,金姐,我们公司遇到点难题啊,对,不大好开口啊,要不见面说吧。”电话那头是奉贤区南桥镇西渡经济园区里一家制造业公司的副总,他抛出的诉求硬是把金叶花这个园区主任从休假状态拉回到了工作中。

当天这家企业的副总找“金姐”求助,其实是为了一桩企业的“家事”。该公司新招了一名营销经理,做事阳奉阴违,招致下属和同事强烈不满。可老板却不明真相,依旧爱重他。谁去当这个“坏人”揭穿他的真面目?公司里的高层第一个想到金叶花。

按理说,一个园区主任的工作职能里,并没有为企业解决内部经营问题这一项。可企业却深信,她有化解矛盾的特殊能力,甚至把不好意思对外说的为难事也都同她讲。第二天上班,金叶花主动约了这家企业的老总,推心置腹地聊了聊。没过多久,那个营销经理便离开了工作岗位,公司重新回到上下一心的经营局面。

这不是企业第一次“麻烦”金叶花,当然也不是金叶花第一次放下家人孩子“有求必应”。难怪园区里的企业都不拿她当“主任”,而是直接当“知心大姐”了。企业每每来园区办事,金叶花只要碰上,总会请到自己办公室坐坐。“我喜欢跟他们聊,不但能增进感情,一来二去还能摸清对方的真正需求,对症下药。”金叶花说,大多数企业家“好面子”,对于园区,他们习惯了报喜不报忧。“可园区必须用自己的办法打听出一手信息,否则怎么能在企业真正困难的时候,及时帮一把呢?”

去年,园区内一家实体型企业扩大产能,面临用地紧张的问题,不得已在外地定下了200亩的土地。这意味着,企业将来发展业务要“两头跑”,增加了不少成本。通过该公司一位平日关系交好的副总,金叶花很快掌握了企业诉求,第一时间启动了为企业找厂房的行动。“我们把园区所有的闲置厂房、低效厂房全部排摸了一遍,最终筛选出一块已进入法院拍卖程序的100亩厂区。”随后半年里,金叶花像“打仗”一样,每天在法院、厂房、园区几处来回跑,一面推进手续办理,一面帮着企业磋商价格,最终扫除重重困难障碍,让企业花最短的时间顺利完成产能升级,也省去了不少业务迁移的成本。

前不久,园区一家服装公司的副总也来“金姐”这儿坐了坐。一坐不要紧,金叶花解开了企业财报中营业额下滑的“秘密”。原来,由于该公司生产的成衣成本高,市场竞争大,这两年经营出现困难,亟待转变经营思路。 “近期,我准备梳理一下经手过的服装企业的案例和经验,带着建议,再登门拜访一趟,希望可以助他们渡过难关。”金叶花说。

左一为金叶花。

金叶花是1976年生人,皮肤白皙,人也纤瘦,一头齐耳短发衬得她总是一副“十八岁”的样子。可说起话来,没人比她更懂“社会”,更讲“艺术”。

今年春节前,西渡经济园区组织评选“十大新锐企业家”,头两名分别是当年的实体型和商贸型纳税冠军企业。可到领奖前一天,却出了“大问题”。一名企业家说,自己不爱出风头,拒绝了奖项;另一名企业家则推说在外地办事,赶不到现场,这急坏了负责颁奖活动筹备的园区同事们。

金叶花拎起电话,先打给第一个嘉宾。“喂,刘总啊,我是金叶花。明天这个奖,你可一定要接受,不然我这奖杯可就没有一点含金量了,评选还有什么意义呀……”没成想,平日一贯硬脾气的刘总听了她的话,倒不好意思起来,只得满口答应。紧接着要“攻破”的是第二家企业的李总:“诶,李总啊,知道您在外地,可明天的颁奖典礼您可得排除万难啊。您是来给我们撑面子的,您不来,总觉得缺点儿什么,这活动就不完美,就办不成功……”话音没落,公司李总便嘱咐秘书订了当天最早的一班飞机赶回上海。

凭着一张嘴,这位“金姐”不仅让看似进入死胡同的事有了转机,还能让园区里每个客户都如沐春风。有些园区举办的大小会议,常常让企业感到“头疼”,可在西渡经济园区,凡是“金姐”通知的会,企业却都抢着来。“原因很简单,园区做事,先要找到和企业客户的‘共赢点’,如果你的会议是麻烦别人,别人肯定不乐意配合。可如果你的会议是在真心帮企业解决个性化的问题,并且让企业主看到你了解他们、一直记挂着他们,结果就不同了。”金叶花说,“这些企业在园区里久了,大家就像一家人。对家人的关心,自然是要走心的。”

在园区的办事窗口,金叶花要求所有窗口服务人员全部统一着装,给企业留下专业服务的好印象。

更多资讯